法官论坛

理论研讨

当前位置:首页>> 法官论坛>> 理论研讨

浅议抵押权执行中抵押物以外其他财产的执行

发布人:张勇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7-02-20    

浅议抵押权执行中抵押物以外其他

财产的执行

 

 

 

遵义市汇川区人民法院  张勇

 

【摘要】抵押权是针对抵押物的交换价值设定的担保权,其主要目的在于保证债权的实现,若因抵押人过错导致抵押权无法实现,且主债务人无力偿还债务的情形下,法院能否对抵押人除抵押物以外的其他财产采取执行措施,值得思考。作者认为,抵押权既有对物权的性质,也有对人权的特点,其最终指向是抵押物的所有权人,即抵押人应在抵押物价值范围内承担担保责任。对抵押物以外其他财产的执行,法理上可以借鉴物上代位性理论和适用公平原则,抵押人应对其过错行为承担相应责任,法院得以对其抵押物以外的其他财产予以执行。

以下正文:

    【案情简介】

本院在执行某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申请执行王某某、杜某某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过程中,民事判决书载明:一、限被告王某某在十五日内偿还原告某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借款本金10万元及相应利息(按合同约定利率计算,自2012年4月15日起至借款本金付清时止)。二、某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对被告杜某某名下的位于遵义市汇川区XX路XX号住房享有抵押权。因王某某未按生效判决书履行还款义务,某农村信用合作联社遂向本院申请执行,要求王某某偿还借款本息;杜某某承担抵押担保责任。

本院在执行过程中,经向住建局、车管所、银行等部门查询,查明被执行人王某某无财产可供执行。鉴于此,本院依法向住建局送达执行裁定书、协助执行通知书,查封被执行人杜某某用于抵押担保的房屋,即位于遵义市汇川区XX路XX号住房。在处置该房屋过程中,本院查明被执行人杜某某名下的抵押物属于自建房,其在办理抵押登记后,未经相关部门批准,擅自在自有房屋上建造房屋共计二层500余平方米,该行为致使抵押物成为违章建筑,法院不能对该抵押物予以评估、拍卖。

本院同时查明,被执行人杜某某名下有存款三万余元,本院依法对该存款予以冻结后,出于谨慎考虑,至今尚未划拨该存款。

对抵押物的执行在法院执行工作中颇为常见,尤其是在处理涉及金融借款合同纠纷类案件中。但实际工作中,存在主债务人与抵押人并非同一人,主债务人无财产可供执行的情况下,若因抵押人的过错行为导致抵押权不能实现,法院能否对抵押人名下的抵押物以外的财产采取执行措施?

围绕这一焦点,合议庭产生了三种不同的观点:一是抵押人仅就抵押物的价值承担担保责任,在任何情况下,法院均不得对抵押人名下的除抵押物以外的财产予以执行;二是在一定情形下,法院可对抵押人名下的除抵押物以外的财产采取控制措施,但不得采取拍卖、变卖等处置措施;三是在抵押权不能实现的情形下,法院可对抵押人名下的其他财产采取任何必要的执行措施,以保证债权的实现。笔者倾向于认同第三种观点。关于这一问题,笔者认为应当围绕抵押权的性质、设定的目的,以及抵押权物上代位性的延展等方面展开讨论。

(一)、抵押权的性质

关于抵押权的性质,理论界存在三种学说:债权说(对人权)、物权说(对物权)、中间权利说。我国学者对此虽有分歧,但绝大多数学者对抵押权的物权性均加以肯定,直接原因在于我国将抵押权作为担保物权的一种规定在《物权法》中,从而明确了抵押权的物权性质。

尽管如此,笔者对抵押权的性质仍然倾向于中间权利说,即抵押权是介于物权和债权之间的一种中间权利,理由在于:(1)抵押权人有权支配抵押物的价值,且有权对所有有害于抵押权的行为请求排除妨害,这说明抵押权具有一定的物权性;但是这种支配必须借助于抵押物的所有人协助方可完成,这又说明抵押权具有对人权的特征。(2)抵押权利人在实现权利时表面上是针对抵押物的,但由于抵押物只不过是权利的客体不能作为“债务”的承担者,所以实际上针对的是抵押物的所有权人。[1]

事实上,我国关于抵押权的立法也经历了一个变化的过程。《民法通则》第89条没有区分抵押、质押,将其和留置一同作为债权加以规定,显然是将其作为债权加以规定的。《担保法》虽然并没有表明其为债权还是物权,但其将抵押权作为一种债权的担保方式与作为保证的担保方式规定在同一部法律中,可见其并没有将其作为独立的物权来看待。直到《物权法》颁布实施后,才明确了抵押权的物权性质。可见抵押权的性质并非纯粹的事实问题,其在某种程度上是根据立法政策来决定的,尽管我国立法将抵押权界定为物权,但这并不能抹去抵押权具有对人权的特征。正如我国台湾地区学者刘得宽先生所说:“称一般之物权为实体权,而债权为纯粹意义之价值权,则担保物权者,乃位于债权与物权间之实体价值权。因此,担保物权者乃位于固有意义之物权与债权中间之具有第三性质之权利也。”[2]

(二)、抵押权设定的目的

从抵押权的设定的目的来看,其主要目的在于担保债权的实现。抵押权针对财产的交换价值而设定的一种物权,它本质上是价值权,其目的在于以担保财产的交换价值确保债权得以清偿。“债权的满足是担保物权存在的全部价值和目的,没有债权,担保物权也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3〕

从上述案例我们可以得知,本案的主债务人已无履行能力,债权的以实现的诉求基于对抵押物的执行,而抵押物因违建瑕疵不能进入评估、拍卖。与此同时,因抵押物并未毁损、灭失,抵押权并未消失,但却无法实现担保债权实现的目的。“无救济即无权利”,在抵押权不能实现保证债权目的的情形下,对债权人享有的抵押权的救济应当成为我们思考的问题,关于这一问题,笔者认为可以参考抵押权的物上代位性的处理方式,本文将在下一小节展开讨论。

(三)、对抵押物以外其他财产的执行可视为抵押权物上代位性的延展

抵押权的物上代位性是指在抵押物毁损、灭失之情形,抵押权人对其变形物仍然享有优先受偿权。物上代位性一般被认为是抵押权效力的延长,因变形物是基于抵押物的交换价值而产生的替代物,而抵押权正式针对抵押物的交换价值而设定的,这是抵押价值权说的必然结果。〔4〕对于抵押权的物上代位性,我国《担保法》第58条的规定为:“抵押权因抵押物灭失而消灭。因灭失所得的赔偿金,应当作为抵押财产”。法条中涉及的“赔偿金”并非抵押物本身,而是抵押物的变形物,是基于抵押物灭失而产生的新的有价物品,变形物与抵押物既有联系也有区别,但二者不能完全划等号。抵押权的物上代位性说明了一个事实,即抵押权的效力可延展至抵押物以外的其他财产。

抵押权的物上代位性是针对抵押物存在毁损、灭失的情形下的救济,这与本文讨论的情形有所区别,本文引用案例中的抵押物并未毁损、灭失,而是处于违法状态,阻却了法院的执行措施。适用物上代位性情形下,抵押物灭失后,有赔偿金、保险金等变形物作为抵押权效力延长的承载品。而本文引用案例中,抵押物设定后产生的瑕疵导致抵押权不能实现,但抵押物并未灭失也未产生新的变形物,抵押权效力能否延长至抵押人所有的非抵押物以外的财产?

笔者认为,因抵押人过错导致抵押权不能实现的情形下,抵押人应对其过错行为承担相应的责任。抵押权设立的目的在于保证债权的实现,在主债务人无力履行的前提下,若抵押物产生瑕疵导致不能执行,抵押权制度设定的目的必将落空,基于维护交易安全的角度,在执行过程中应当考虑抵押权效力的适当延展。

(四)、公平原则的适用

作为法律基本原则之一,公平原则要求维持民事主体之间的利益均衡及民事责任承担的合理性,强调在市场经济中,对任何经营者都只能以市场交易规则为准则,享受公平合理的对待,既不享有任何特权,也不履行任何不公平的义务,权利与义务相一致。

在法无明文规定的情形下,公平原则应当在本案中得以适用,因“任何人不得从其违法行为中获利”。本案中,被执行人杜某某在抵押物上添加违章建筑,导致抵押物出现瑕疵而不能进行执行,若不能对其抵押物以外的财产予以执行,杜某某将在事实上免于承担抵押担保责任。但对于申请执行人某农村信用合作联社而言,主债务人无力偿还债务且设置的抵押权也无法实现,其债权将处于法律保护的真空状态,这显然是不公平的。

综上所述,抵押权是针对抵押物的交换价值设定的担保权,其主要目的在于保证债权的实现,在主债权人不能偿还债务的情形下,抵押权人得以对抵押物变价处分和优先受偿的权利。抵押人在抵押设立之初即应当对抵押担保责任的承担有清醒的认识,即以抵押物的交换价值来偿还债务。若因抵押人过错导致抵押权无法实现,抵押人应对其过错行为承担相应责任,法院得以对其抵押物意外的其他财产予以执行。具体到本案而言,从执行结果上看,法院的执行行为对抵押物的价值并未产生损害,也不会赋予抵押人更甚于抵押担保责任的其他责任,抵押人也不会承担更多的义务,且不影响被执行人向主债务人追偿的权利。鉴于此,笔者认同对抵押人名下的抵押物以外的其他财产采取相应的执行措施,但相应的法律依据尚待完善,希望相关立法部门引起重视。

 

 

 

[1]引自王效贤:《抵押权的性质与社会作用》,载于《法学在线》,2015.3.5

[2]引自刘得宽:《民法诸问题与新展望》,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第385-386页。

3〕引自徐洁:《担保物权功能论》,法律出版社2006年版,第16页。

4〕引自冯兴吾:《抵押权物上代位性之分析》,《理论界》, 2006:77-78


【上一篇】  紧扣司法案件基本要素 扎实推进司法体制改革
【下一篇】  关于民间高利贷入刑的几点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