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论坛

调研报告

当前位置:首页>> 法官论坛>> 调研报告

浅议第三人撤销之诉

发布人:周嵩松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6-07-06    

2012831,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八次会议通过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决定》。根据该决定第十条,《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新增第三款规定,即“前两款规定之第三人,因不能归责于本人的事由未参加诉讼,但有证据证明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调解书的部分或者全部内容错误,损害其民事权益的,可以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民事权益受到损害之日起六个月内,向作出该判决、裁定、调解书的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人民法院经审理,诉讼请求成立的,应当改变或者撤销原判决、裁定、调解书;诉讼请求不成立的,驳回诉讼请求”。目前通说认为该规定正式确立了我国的第三人撤销之诉制度。但该规定较为原则,缺乏可操作性,且与现存第三人救济制度存在竞合,在司法实践中不便于各级人民法院在审判实践中加以具体适用,从司法层面出发,在最高人民法院对此出台相应司法解释前,笔者认为不应过多的探讨立法层面是否存在可以商榷的地方,而应更多地在现有制度的框架下探讨该项制度运行的可行性。

一、立法目的及背景

随着经济社会发展,诉讼日益多发,司法实践中,当事人通过有预谋的恶意诉讼、虚假诉讼等手段侵害他人权益的情况时有发生,特别是一些当事人利用调解制度进行诉讼欺诈,而案外第三人权益救济程序(第三人参加诉讼制度、案外人申请再审制度、第三人执行异议之诉)已无法完全遏制损害第三人合法权益的现象,此种局面挑战着司法权威和公信力,对立法的完善提出了更高要求。从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的立法理由可以看出,基于我国转型期社会特点的现实需求,增设第三人撤销之诉制度的主要立法目的即在于对受到侵害而未能参加诉讼且案件也未能进入执行程序(如当事人未申请执行或诉讼属于形成之诉、确认之诉)的第三人给予程序救济,从而遏制虚假诉讼等现象,保护第三人合法权益。

二、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条件

(一)主体条件——第三人。《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第一、二款规定的第三人,包含有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和无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若其因不能归责于本人的事由未参加诉讼,但有证据证明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调解书的部分或者全部内容错误,损害其民事权益的,则有权提起撤销之诉。从程序法上可以界定,该主体包含但不限于被遗漏的必要共同诉讼人,但在具体案件审查过程中,如何正确判断提起撤销之诉的主体是否适格,需要结合以下条件来进行评价。

(二)因不能归责于本人的原因未参加诉讼。造成损害第三人利益的虚假诉讼之所以能够得逞,是由于请求撤销的诉讼进行时,第三人不知道或者应当不知道诉讼的存在,从而未能参与诉讼,提出抗辩,本质即为其程序权利未能得以保障,从而导致其实体权利受到侵害。此种情况满足了“因不能归责于本人的事由未参加诉讼”。反之,若第三人已经参加了诉讼,或者第三人知晓诉讼的存在,未提起诉讼或者申请参加诉讼,则可以认为其本有机会行使自身诉讼权利而怠于行使,显然不能界定为“不能归责于本人”。这也是贯彻民事诉讼法中的诚实信用原则的应有之义。

(三)有证据证明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调解书的部分或者全部内容错误。对此通说认为,该表述是指生效法律文书中的裁决事项有错误,对于“内容错误”,应仅限于实体处理内容,即事实认定和法律适用错误导致实体处理错误,而不应包括程序内容。相信这也是将来出台司法解释要加以明确的内容。但笔者更加关注“有证据证明”这一表述,想要挑战生效裁判文书必然需要跨过更高的门槛,如加重起诉审查的条件以及证明标准,几乎已经形成共识,但从诉讼的角度来看,在法律事实明确的前提下,往往案件的法律适用问题并不会过多地困扰裁判者,在第三人撤销之诉中,几乎可以确定的是,各方当事人的争议焦点将更多地集中在“是否属于虚假诉讼”等问题上,法谚曰:“证明责任乃诉讼的脊梁”,民诉法第五十六条明确规定提起撤销之诉的第三人应当对事实认定和法律适用错误承担证明责任,然而实践中,由于虚假诉讼的隐蔽性,本就处于被动不利地位的第三人,往往无法提出充分证据证明自己的主张,从而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因此如果机械分配举证责任,很可能导致“谁承担举证责任谁败诉”的局面。一方面是维护生效法律文书的严肃性和权威,另一方面是保障第三人的合法权益,在个案中权衡两种价值取舍考验着裁判者的司法水平。希望在即将出台司法解释进一步明确,尽可能将司法认知和法律适用的不确定性减到最小。

(四)被请求撤销的法律文书损害其民事权益。本质上,这个条件就是要求第三人与案件的裁判结果有利害关系,存在诉的利益。所谓民事权益,侵权责任法第二条规定,包括生命权、健康权、姓名权、名誉权、荣誉权、肖像权、隐私权、婚姻自主权、监护权、所有权、用益物权、担保物权、著作权、专利权、商标专用权、发现权、股权、继承权等人身、财产权益。债权应当属于财产权益的一种,目前通说认为,普通债权原则上不适用第三人撤销之诉保护,但法律明确规定给予特别保护的债权除外,如享有法定优先权的债权以及享有法定撤销权的债权。

(五)在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民事权益受到损害之日起六个月内向制作法律文书的法院提起诉讼。设置该条件目的在于促使第三人在合理的期间内提起诉讼。关于管辖问题,第三人撤销之诉专属于审理原诉法院管辖。可以理解的一个简单理由便是,原、被告之间的诉是该法院审理的,所有案卷材料都在该法院,所以向该法院提起诉讼。

三、第三人撤销之诉的审理程序

(一)审查受理。如前所述,第三人撤销之诉作为挑战发生法律效力的裁判文书的特殊权利救济途径,为了维护生效裁判所确定的法律秩序安定性,在起诉条件方面应当提高门槛,对其启动加以限制,防止诉权滥用行为的发生。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第三款规定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需要满足有证据证明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调解书的部分或者全部内容错误,损害其民事权益。为了防止滥用诉权行为,笔者认为,不能依照《民事诉讼法》第119关于一般的民事诉讼的规定确定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的条件,第三人在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时应当提交证据,初步证明第三人撤销之诉成立的事实,人民法院应当进行必要的实体审查。经审查,符合条件的,裁定受理,不符合的,裁定驳回。

(二)审理程序。

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第三款规定“……人民法院经审理,诉讼请求成立的,应当改变或者撤销原判决、裁定、调解书;诉讼请求不成立的,驳回诉讼请求”,该规定没有涉及撤销之诉的审理程序、回避问题、审理期限等。首先,由于第三人撤销之诉属于特殊程序,应当参照再审程序审理,应适用普通程序为宜。其次,在回避问题上,由于第三人在撤销之诉中胜诉与否,并不当然界定原审错误,反而出于法官熟悉案情利于案件审理的考虑,应当尽量让原审判人员参与审理。故笔者认为也不应当适用回避程序。对于在审理期限,还需在司法实践经验积累的基础上通过司法解释进一步明确。

四、第三人撤销之诉的裁判结果

第三人撤销之诉的民事诉讼法五十六规定:人民法院经审理,诉讼请求成立的,应当改变或者撤销原判决、裁定、调解书;诉讼请求不成立的,驳回诉讼请求。对于“撤销”似乎不难理解,对于“改变”,立法规定没有给出答案。可以想象,如果不对“改变”原判决、裁定、调解书作出一系列限制性的规定,结合当事人的上诉权利,势必导致审级混乱、违背司法规律的现象,为此笔者赞成限制撤销之诉的判决对实体权利义务的界定,对于“改变原判决、裁定、调解书”的做法应当极其慎重地把握。

五、结语

第三人撤销之诉作为一项新的制度,既成为保护第三人合法权益的有力武器,同时也可能挑战原生效判决、裁定、调解书的效力,在现有的立法框架下,司法机关对此“双刃剑”应当审慎把握。在该制度诞生之初,应当首先将重点放在防止诉权滥用方面,在维护裁判文书公信力及权威性的同时,稳步推进和完善第三人诉讼参加的通知制度,使第三人尽可能通过事前程序维护自己的权利,减少事后程序的使用,以减少对裁判稳定性的影响,同时也减少诉讼成本。相信即将出台的第三人撤销之诉相关司法解释能够就尚存争议的问题作出统一规定,进而通过司法实践,实现第三人撤销之诉的立法目的。

 

 

 


【上一篇】  适用简易程序审理行政诉讼案件相关问题探索